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3军中玫瑰的博客

 
 
 

日志

 
 

当兵开始学跳舞 ---- 李江江  

2013-05-14 19:54:34|  分类: 我的战友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军中玫瑰注:江江战友是203师宣传队舞蹈演员,这是她对203师宣传队生活的一篇回忆文章,发出来让战友们一起回忆那火红的军营生活。文章引自吴浩《战友之窗》)

  

                        左:李江江,右:高雯,摄于临沂革命烈士陵园

    我在203师宣传队主要演出任务是舞蹈(上面这张老照片就是当年在临沂烈士陵园里我和高文留下的),严格地说,我是当了兵以后才真正开始学跳舞的。

    我从小爱唱歌,没经过什么专业训练,中学时参加学校宣传队,只是凭着自己的本嗓子唱过一些民歌,有时报报幕,但从未跳过舞。初中毕业时音乐老师让我去考剧团,当时合肥市文工团和庐剧团联合招收学员,我和吴浩那次都参加了考试,大家都是学校宣传队的,只不过当时互不相识。其实我们宣传队合肥的战友们很多都出自中学宣传队,如我是合肥五中的,吴春秧、杨宁莉、闫世伟是合肥九中的,郑盛友是合肥六中的……, 而吴浩则是合肥一中普及样板戏小分队的。经过初试复试,吴浩被录取到合肥市文工团,而我被录取到庐剧团,因不想去唱地方戏,就回学校准备上高中了。

    恰在这时,203师毛干事来合肥带兵了。我便不想再读书了,去参加了毛干事的两次考试,考场上初次见到了后来一起相处多年的那些合肥战友们。当时记得我是唱了一首《巴山点头笑》、四川民歌风格的歌颂毛主席的歌曲,跳的舞是妹妹临时教的、我唯一会跳的《太阳红、太阳亮》,考场上面对部队的带兵干部心情还是很紧张的。

    复试结束后,我爸爸郑重地和我谈了一次话,以他亲身的经历告诫我,当兵是要吃苦的,担心我身体不好,到部队坚持不下来,不如继续学习,将来还会有机会上大学,让我认真考虑。当时虽然年纪小,但决定倒很干脆,回答爸爸说自己选的路绝不会后悔,就这样一走,来到了203师宣传队。 

                                     第一次演出高烧上台

    当时只会跳一个舞蹈的我,到了宣传队,却变成了舞蹈演员,不叫我唱歌,只要我跳舞了。还记得刚来时听了钟丽华的歌声,真是美妙。当时王军青大姐是我们的第一任女兵班长。很快我就参加了当时师宣传队排演的欢庆九大的歌舞节目,“九大行星围绕着太阳转”,和王军青、许凤琴、鲁汉城这些女兵班长大姐姐们一块儿演出。

    第一次演出,是向师首长汇报。演出的前一晚,我高烧到39度6,队里没有换人,我很担心自己头脑烧糊涂忘动作,就拼命坚持,还好,总算在台上把动作全都做完了没有出错。为此受到了班里和毛干事在全队的表扬。第二天一早,是许凤琴班长为我端来一碗面条,上面还有一个荷包蛋,这是我当兵第一次生病,所以记忆特别深刻。                                                                                                                                左二为李江江战友

    刚当兵那会儿,最痛苦的记忆就是每天要练功。专业的舞蹈演员,哪个不是八九岁就开始练的,还有更早些的。可我们都是十五六岁的人了,业余舞蹈演员,腰腿膝盖早就硬了。每天练功压腿、下腰,都要咬牙坚持。第一天浑身活动开了,感觉身段软了些,可一夜睡过来,第二天又像木棍儿似的。

    在农校住时,寝室就是练功房,双人床就是把杆。那时高文战友是我们中间年龄最大的,她压腿时常把韧带都压得青紫,但却能咬紧牙关,决不言痛。她当时是我们的榜样和标兵,为了向她学习,我们只能坚持,再疼再难熬也得忍着,什么大跳啊、劈叉啊,总算有个样儿了,但最可怕的是,还要跳芭蕾舞啊!                          

                                        跳芭蕾的感觉

     1971年,宣传队的舞蹈女演员主要由合肥的战友们组成, 排练的第一个舞蹈,天哪,竟然就是芭蕾舞《白毛女》选段《北风吹》和《窗花舞》。这下可苦死我们了。本来就是业余的,舞姿好还不行,弯腰、下叉就已够呛,现在又要立起脚尖,怎么能成啊!于是我就找到王小芬指导员,说我实在不行。跳不了芭蕾。可是不行,非得跳,那就只有练了。

    那时的《白毛女》舞蹈选段,闫世伟跳喜儿,王发现班长跳大春,我和吴春秧、杨宁莉、武晓玲四个女兵跳窗花舞那一节。我的膝盖特别硬,压不下去。脚背也不够高,穿芭蕾鞋直立很困难。练功时,王小芬指导员拿根小木棍儿在一旁盯着,我真是咬牙流泪硬挺着。一场芭蕾练下来,春秧脚趾都出血了,我也是,那种身心俱疲的感觉甭提有多难受了。

    记得那时演出,最怕王干事宣读节目单时说有窗花舞,一听心里就暗暗直叫苦。上了台,我常常是顾了脚尖就顾不了动作,为了表现美感、不至于因为硬要脚尖直立而使动作变形,我也不管班长是否会批评,就常偷偷地改直立为踮脚,在舞台上有时显得比春秧、小杨要矮一些。真觉得是强人所难,赶着鸭子上架呀!还好,许凤琴班长好像很体谅我的难处,从来没有为此批评过我。 

                                           演样板戏最开心

    演样板戏喽,我欢欣鼓舞,高兴极了,再也不用为立着脚尖跳芭蕾而烦恼了。《沙家浜》里我演一个抢包袱的女孩,跑个龙套就完事,最后上台谢幕演出结束。演《奇袭白虎团》时我演伴舞的朝鲜群众演员,伴舞是很美很轻松的。除此之外就是在后台打杂,整理服装啊,与高文一起为前台主要演员抢装,服务工作我都积极得很,我还和张忠海一起躲在布景后面为台上尖刀班拉铁丝网。说实话我一次也没看过男兵们最惊险的跟头,因我在挡板后边看不见,不过也没少揪心是真的。

    不跳芭蕾了我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装台卸台、解滑轮、理绳子、和男兵们抬灯具,样样活我都抢着干,只要不跳窗花舞,什么样的苦我都能吃,那种舒畅的心情别人是理解不了的。

    那时我所在的五班,班长是许凤琴,副班长是钟丽华,班里有少岩、徐惠榕、高峰、孙佩红、杨宁莉、万又春和我共9人。记得演样板戏时,班里少岩大姐是队里的主要演员,演出前总是捧着大茶缸,里面泡着胖大海水,不停地清着嗓子,靠唱功演完全场,那种紧张的心情可想而知。那时我们都在后台忙,一场完整的演出也没看过,现在想来都觉得遗憾,所以有时电视里播出我们宣传队曾经演过的大戏,我看过才知道,原来前台是这样演的啊。

 

                                       去南京艺术学院培训

    1973年,师里为我们联系到南京艺术学院学习,前后培训了三个月,现在想想真是很重视宣传队的。记得通知我们去南京的长途电话是我接的,吴浩从南京邮电局的长途电话间按毛副科长的要求打来的,毛副科长带着他们先去南京打前站。记得去那儿培训的歌唱演员有左锡官班长、钟丽华、王章好、黄燕西;乐队去了郑盛友、江学明、李国兴;舞蹈演员去了高文、孟海峰、吴春秧、武晓玲、杨宁莉和我。一看人家专业舞蹈学员的形体条件和基本功,我们当然望尘莫及。于是大家就在舞姿训练上多下功夫,在学院专业的练功房跟着专业老师练把杆、手位、擦地等基本功,经过三个月的基本训练和观摩学习,我们感觉收获都很大,特别是在民族舞方面,大家的舞姿都有了很大提高。

                                  前排中间者为李江江

    从南京学习回来后,我们的练功正规多了,临沂营房的女兵宿舍大寝室里也在窗下装了把杆,我们每天就在寝室里练功,有一天钱留声带了相机来,为我们拍下了几张练功的照片,这也是我在宣传队唯一的舞蹈练功照。

     在临沂203师营房宣传队女兵宿舍里的把杆上留影:左起:杨宁莉、李江江、吴春秧、高文、武晓玲、闫世伟   

    后来,宣传队排演了很多当时流行的著名专业舞蹈节目,如《丰收歌》、《洗衣歌》、还有小舞剧《军民鱼水情》等。我们这些在南艺学习过的人就成了台上的主力。《洗衣歌》的藏族舞蹈和音乐都很美,跳起来很舒服。王发现班长跳为战友洗衣的解放军班长,我们都跳藏族姑娘。《丰收歌》里割麦子的舞蹈动作快,起伏大,腰部很吃劲,难度很大,好像是济南军区歌舞团舞蹈队一位下放锻炼的王老师来教我们的。

    小舞剧《军民鱼水情》是宣传队早期舞蹈演出水平的高峰,群舞很火爆,独舞也很耐看。在合肥六中就是舞蹈演员的郑盛友,放下竹笛长笛,又加入了舞蹈行列,演解放军小战士;闫世伟演老大娘,最后的秧歌舞扭得很美;我们其他几个演农村姑娘,刚当兵的小于河好像还演过剧中小男孩儿。孟海峰、齐敦民、王发现等战友跳部队战士,最后男兵们的胶东秧歌、腰鼓舞很棒。大家跳得很熟练,舞姿也很美,“朝霞一出闪金光,军民谱写新篇章,一条扁担寄深情……”, 这一段歌舞,我们围着手拿军鞋的老大娘做动作,记得王干事还表扬过我的表情好呢。这个舞剧在很多地方演出,战士们都很爱看,我们演得也很有劲。               

                                  参加68军宣传队去济南军区汇演

    在68 军各个师宣传队里,我们203师宣传队舞蹈节目舞姿还是很好的,军里组建全军的宣传队代表68军去参加济南军区汇演时,总是会从我们宣传队抽人。1972年组建军宣传队,就从我们师抽了闫世伟、方丽萍、芦玲、杨宁莉和我。在济南军区汇演时68军的演出很受欢迎,话剧《多余的弹孔》剧本登上了军区的《前卫报》,歌舞表演唱节目《养猪乐》一共有八个女兵表演,我们203师宣传队就占了四个女兵,另外有军直宣传队的陈双庆、曲丽霞、还有203师的李春红、坦克二师的小黎。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开场前很好听的轻快音乐,因为从上场门我是第一个跳出场的,陈双庆、芦玲等也接着出场:

   “太阳一出红呀红似火,扬起鞭儿唱起歌。入伍来到饲养班,为革命养猪心里乐,啰儿啰,啰儿啰,为革命养猪心里乐!”

    汇演结束后,我们军宣传队奉命前往济南军区各部队慰问演出,记得先后去了67军、26军、68军各野战军的各个师,潍坊、青岛、莱阳,徐州、临沂……, 跑遍了大半个山东。记得还去过长岛部队,乘登陆艇渡海时我还晕船,吐得很厉害。最后还回到临沂我们203师礼堂演了一场,先后巡演了近三个月,这才解散各自回到原部队。

    参加军宣传队到处巡演长了不少见识,也留下了一张《养猪乐》的模糊剧照,但却错过了和家里战友们拍摄全场样板戏剧照的难得机会,所以全队的演出剧照里就没有我们几个,缺了和战友们在一起演出的宝贵留影,这也是一个难以弥补的遗憾。   



 

68军宣传队歌舞表演唱《养猪乐》,左起:李江江、陈双庆、芦岭、曲丽霞、小黎、方丽萍、李春红、杨宁莉    

    1974年底因为身体不好不愿再跳舞,我离开了宣传队到了607团,宣传队新战友们来了后又排了很多专业舞蹈。一晃40多年过去了,许多当年在宣传队跳舞的战友们,武晓玲、吴春秧、刘敏、吴晓羚等,回到地方后仍然活跃在舞蹈领域,我也在大学的联欢晚会上担任过领舞。这几年有时看着大院里那些爱跳舞的大姐们显摆舞蹈动作,在旁边看长了,忍不住也出手稍稍比划几下,竟赢得她们的一致叫好,都说我舞姿很美,肯定以前练过舞蹈。天知道,我真是到部队才学会跳舞的啊,是203师这个部队大学校培育了我们美的形体、美的心灵,锻炼了我吃苦的精神、坚忍的毅力,留给了我永远难忘的美好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2205)| 评论(1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