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3军中玫瑰的博客

 
 
 

日志

 
 

战友重逢相聚彭城——学英  

2011-12-26 16:08:36|  分类: 战友情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军中玫瑰按:学英等战友为追溯203师宣传队历史,专程到徐州看望203师的前辈和战友,在掌握大量资料同时,写下这篇文章,字里行间渗透着对老部队、老首长、老战友的深情厚意)

 

                                                           ( 中为冯锁林师长、左为学英)

彭城--徐州,在我们的军旅岁月中,留下了难忘的记忆。这里曾经是我们68军军部、203师驻守多年之地;这里居住着我们宣传队的战友,特别是203师在解放战争时期,宣传队第一代的老前辈队员;这里有安享晚年幸福生活的我们敬爱的师首长。徐州,更是我们宣传队在七十年代,屡创辉煌的风水宝地。因为想念战友、想念首长,想念故地,所以想来徐州。


十一月二十六日,戈力与我和大张说定,他由沛县公务结束后转道徐州,我与大张则于当天分别乘车赶赴徐州会合。之前,我们将徐州之行的安排,与风琴老班长作了电话联系.当她听说大张也要前来徐州,感到十分高兴,“三十多年没见大张了,还真是想念他,大张是个好同志、好战友”。风琴老班长连连说道。

过去到徐州,要在火车上咣当大半天,如今乘高铁只需一小时多一点儿。二十七日傍晚六点,列车准时到达徐州东站。在出站口处,我见到了已提前等了我两个小时的,分别三十多年的大张老战友。我和大张手拉着手,一边说着话,一起乘车来到了西方友谊宾馆,与先期到达等候的,戈力、风琴、于河、孟海峰、焦秀珠(曾在师宣传队短暂工作,后到608团宣传队与戈力在一起)等战友见了面。特别是大张自蛟河一别,这是首次与战友们的重逢,喜悦激动的心情可想而知。当晚的聚会气氛热烈,大家频频举杯,不知说了多少话,喝了多少酒。风琴老班长热情的与我们约定,离开徐州之前,要再次组织聚会,为我们把酒饯行。

    上图为我们探望甄林师长的夫人张兰英阿姨,下图为探望贾万春政委的夫人马捧雪阿姨。

   

  看望老首长、老前辈,是我们这次来徐州的主要任务之一。二十八日一早,我们迎着古城徐州,初冬的飘零细雨,赶到了驻军某干休所。先后看望了甄师长的老伴儿张兰英阿姨、贾副政委的老伴儿马捧雪阿姨。两位老人虽已年过八旬,但身体硬朗。听着她们那熟悉的河北冀中乡音,阵阵爽朗的笑声,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仿佛当年老首长们的音容笑貌时隐时现,怀念之情顿然而生。

  

  在冯锁林副参谋长家里(这是我们离开蛟河前他的职务,后任203师师长),我们聊的时间最长,因为戈力在蛟河时,与老首长相处的时光也最多。冯师长今年已84岁高龄了,高高的身材,直直的腰板儿,思维敏捷,说话干脆。一只手平伸出来,有力的向外一摆,还是当年军事干部的习惯动作。我问老首长是哪年参加革命的,冯师长说,“我是一九三九年参军入伍的,那一年我才十二岁,我的部队就是203师的前身六纵十七旅。当时,我入伍后也在宣传队呢。后来,组织上安排我去纵队情报培训队学习。学习结束后,从做情报员开始,历任侦察参谋和68军侦察处处长。之后,又回到了203师担任607团团长的”。冯师长还向我们详细介绍了,他所参加的203师打太原、张家口两次战役的详细经历和过程,离休多年的冯师长,至今还担任着老干部管委会主任一职,热心的为老干部们,忙前跑后的协调上下、排忧解难而辛勤的服务与工作。老党员、老革命、老军人的高尚境界和无私情怀,处处充分体现,让人尊敬,让人感动。

   

                                                               (中为203师宣传队前辈赵章)

赵章阿姨是203师在解放战争时期,宣传队第一代来自北京的学生兵,我们的老前辈。在她的儿子董庆战友的帮助下(原608团与戈力同班的战友),我们按约定的时间,到了军分区干休所,看望和专访了老人。回忆起往事,赵章阿姨对她们那一代宣传队的领导、战友,以及所走过的历程、发生的事件,记忆准确,内容翔实,讲述生动。言谈与神态之中,仍透露着当年从事部队文艺工作的气质和风度。

这次专访意义重大。对填补203师文化工作的历史空白,追溯宣传队的历史沿革,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也是我们这一代人,为还原宣传队的早期革命历史与继承光荣传统,义不容辞的责任。

    

                 ( 左四为辛永敏,1969年宣传队女兵,曾在师电影队工作,后任师医院军医)

  辛永敏战友是一九六九年入伍的老兵,与军青同期加入宣传队。后弃艺从医,在师医院从事了临床军医工作。目前在徐州仍以专家资格,供职于劳动工伤鉴定中心。三十多年后的战友相见,她的模样还似当年。不知使用了何种妙术,青春永驻,容颜不老。

   回头再说说我们的战友们。二十八日晚,应凤琴老班长与先生的盛情安排,我们来到了德胜楼。忙了一天,完成了任务,再次与徐州的几位战友相聚,顿感轻松和愉快。我们也为战友们,今天所拥有的幸福生活而深感高兴。

   

       (前排左起:焦秀淑,惠晓林、许凤琴,武萍贤,后排左起:于合、马德友、张建峰、叶文俊、柴西文)

(下图右一为许凤琴)

   

 许凤琴老班长是当年队里的业务主力、政治骨干,曾是党支部中的唯一战士委员。今天依然沉稳老练,虽话语不多,但对战友的一片挚情却是火热的。退休后的她,又担负起老年大学艺术团的领导职务。不久前,带团走出国门参加大赛,与韩国的艺术团体,互建友好,交流技艺,成绩斐然。她的先生是一位从十二军走出的干部。人豪爽,情真切。凭着军人的顽强作风,先攻政法大学本科学历,再取全国司法考试资格证书。现已拥有颇具规模的律师事务所,他自己也成了具有旺盛人气和响亮知名度的--裴大律师。女儿是国家公务员,女婿在徐州某军事院校任职,可爱活泼的小外孙也已四周岁了,一家人和和美美,其乐融融。

 

 

 

   

                                                    (左为于河)

于河战友自蛟河回来后,从事人民铁路警察工作至今。听他讲述,闲暇每每漫步于社区公园,总见一位女士独处僻静,吹奏着萨克斯管。出于演奏职业习惯,心中有话,不吐不快,再三掂量,上前指点。三啦两说,竟然都是203的,那一女士告诉于河,“我爸爸是石广志”。于河大喜,忙答,“当年石副师长对球队、宣传队那可是关爱有加,我们都不会忘记他”。于河还告诉我,他与罗家栋战友相会之事,并提供合影照片一张。这可是难得,就连我们同在一地,三十多年也没有见过他。

 

   

孟海峰战友是当年宣传队舞姿舞技最好的。如今虽有发福,但仍酷爱自己的舞蹈事业。在社会的大舞台上,交谊舞、国标舞、健美舞、现代舞,全面发展,继续领先。在拥有一批仰慕的粉丝的同时,已成为当地中老年舞伴儿们心中的偶像。想起在蛟河,他手捧现代汉语辞典,专找生僻怪词,提前先学,再考吴浩,一番对答如流,没有将人难住。急的海峰再翻、再找和再考......。笑谈往事,海峰嘿嘿一笑,“那时年轻,没想别的,就想学习,多多请教,目的为了自身的提高”。单纯、可爱就像他的本色舞蹈。

    相聚总是短暂的,愉快却是永远的,镜头会记录下美好的瞬间。二十九日上午,不停的雨催促着不停的脚步。分手临别之际,我们和大张互致祝福,约定济南再见。我知道,徐州之行,该看的,该干的,圆满完成;有喜悦,有欢乐,更是有收获。所以,徐州之行,心想事成,我们不虚此行!

                                                                (学英)

  评论这张
 
阅读(2463)| 评论(1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