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3军中玫瑰的博客

 
 
 

日志

 
 

小事念念忆战友 —— 李江江  

2014-05-17 16:51:13|  分类: 我的战友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江战友的回忆,文章引自吴浩《战友之窗》、《203师宣传队战友纪念册(回忆录)》)

                                                                                     (李江江)

                                                                             野营拉练小插曲

    1971年底,我们宣传队全部参加了师里的野营拉练。那是个寒冷的冬天,我们女兵五班个个穿得又圆又厚,每天顶风跟着大部队行进。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有一次夜行军,在白雪覆盖的田埂上,走在我身后的杨宁莉忽然滚到了田里,因那时夜行军不准出声,后面的徐惠榕赶忙下去拉小杨,许凤琴班长命令大家停止前进,等小杨上来。杨宁莉跟上队伍后,我问她怎么会掉下去的,她说走着走着就睡着了,那时我也累得不行了,想帮小杨也没有气力了,只想着一个念头,那就是跟着走,快到宿营地。

    第二天又要急行军一百里,记得途中吃饭,许班长告诉我们,大家吃饭都要快,于是我那时吃饭狼吞虎咽,快得不得了,直到现在都难改。现在懂得养生了,才知道用餐要细嚼慢咽。路上我们背着背包走得都很累,部队在半道上又举行了防化演习,在前进必经的路上撒放了催泪弹,我们捂着嘴快速穿过浓烟密布的地段,一个个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正当大家刚刚松口气时,后面开来了一辆三轮摩托车,车筐里歪歪倒倒地躺着一个女兵,疾驰着超越我们向前开去,这时大家才看清,那是被刚才的催泪弹熏得晕过去的芦玲啊!可见当年的行军强度还是很大的。

    那种急行军、夜行军确实锻炼了我们的体魄和毅力,让我真正体验了一个军人应具有的吃苦耐劳精神,也正是那时的磨练使我们有了如今的成熟和淡定。每每回想起当年的情景,那傻气、那稚气均历历在目,久久不能忘怀。

 

                                                                      和郑副队长下棋

    小时候父亲和邻里叔叔下象棋,其间还经常会为悔子争吵。放学做完作业后我有时爱搬个小凳,静静地坐在爸爸身边看他们下棋,久而久之,我对象棋也略知一二。当兵在临沂宣传队营房时,有天男兵们在宿舍中门外下棋,郑从贤副队长正和孙振武排长对弈。因为小时候下过棋,我也挤进人堆里去看,只见孙排长正把一只马走到了喇叭队长的炮口上,我就说了句:“哎呀,不能这么走”。孙排长抬头一看是我,就非要我来和喇叭队长下。我当也没多想,下就下,就坐上了棋盘对面。

    喇叭队长开始并没把我放在眼里,不在意地看了看我,就走棋了。我久没下棋了,就一步一步地应对。大家一看是我这个小女兵跟喇叭下起来了,都很感兴趣,围观的战友们也越来越多。旁边的人支招的支招、评论的评论,热闹得不行。结果郑副队长一大意,被我看到,乱中侥幸取胜,直接一步就把他将死了。大家顿时大笑起来:“哈哈,喇叭臭棋啊,下不过李江江啊!”。喇叭队长这下子脸憋得通红,挂不住,非要和我再下一局。那天,大家笑得实在开心,这是我在部队下过的唯一一盘棋啊。

 

                                                                      和男兵打乒乓球

    有次排练结束后,礼堂门厅里有张乒乓球桌,宣传队会打乒乓球的战友们都去争着打,我也是小学时参加过校乒乓球队,所以手痒起来,也争着上前去打。由于打球的人越来越多,为了让大家都有机会过把瘾,就实行了先打一球“考资格”赛,胜者在台上坐庄,其他人轮流上台先打一球挑战,胜了就叫有资格了,然后才能打满六球制。轮到我上台,居然挑战成功,先后打败了台上的所有男兵,哈哈,做了一圈庄!最后还是体力不行,手也打软了,结果被吴浩给打下了台。

 

                                                                       王小芬副指导员帮我化妆

    刚到部队时,每次演出都要先化妆。那时才十五六岁的我,也不懂得什么是美,只知道要脸上要涂抹一番才能上台。开始有一段时间,几乎每次演出,都是军区前卫文工团话剧队下放到我们师宣传队的王小芬副指导员来给我化妆。她毕竟是专业演员出身,化的妆很细、很讲究,和其他女兵们都不一样,化好妆许凤琴班长看见后说:真漂亮。 很多战友也都照着她化的样子来化妆。由于每次都是她帮我画,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有依赖思想,别的战友化妆上都有进步,只有我不见长进,王指导员不来,我就自己乱化一通,直到后来才慢慢掌握了化妆技巧。

 

                                                                      王干事的细心和幽默

    我眼中的王干事像一个山东大汉,黑红的脸庞,宽阔的肩膀,身材高大。平时不苟言笑,样子挺唬人的,我还真有点怕他。

    我那时不懂拉琴,却知道他拉得一手好琴,不论怎样,他一直是我们宣传队的京胡琴师,他有着灵巧的手指,演奏时还不时地摇头打拍子、指挥乐队,宣传队演出的大型剧目《沙家浜》、《奇袭白虎团》、《杜鹃山》片断等都是他拉琴伴奏的。

    有一年临沂的冬天特别冷,当时在演《沙家浜》,我的脸被冻烂了,化妆还好,卸完妆后脸烂处就流黄水,还没结痂又要再化妆。有一天王干事看见了问我脸怎么这么胖,我说是冻烂后肿起来了,王干事当即说这几天你不要化妆上台了,找人替你演。我当时好感动,没想道王干事心这么细,还能注意到我脸肿了烂了,就这样我休息了七天,好像是武晓玲战友替我演了被抢包袱的小姑娘。后来,我脸上流水的创面结痂掉了,才慢慢恢复。

    尽管如此,我平时还是很怕王干事的。有一次演出结束后,王干事突然宣布说:李江江、吴春秧出列,到礼堂门口集合!我和春秧不知怎么回事,赶紧跑到指定位置,等待王干事前来布置任务。王干事来后用他带有新浦口音的普通话命令说:“立正,稍息,雅(眼)——朝下看,找东西!”,原来是要我俩帮忙找一个掉到地上的很小物件,是小螺丝钉还是京胡小琴马子,具体有点记不清了,我和春秧赶忙低头找。我当时就想笑,紧张了半天就找个东西,王干事真幽默。往后的岁月里我对他的恐惧心略有释怀。

    我离开宣传队的时候,王干事在全队大会上说过的话,我至今记忆犹新……。四十年过去了,每每想到这些,往事总在心头萦绕,正因为忘不掉才想把它说出来,真的好感谢你,王干事!这是我迟到但从未忘记要说的感谢!



  评论这张
 
阅读(2537)| 评论(1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