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3军中玫瑰的博客

 
 
 

日志

 
 

新兵轶事 ---- 吴春秧  

2014-07-25 17:30:21|  分类: 我的战友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秧战友的舞蹈具有专业水平,她的回忆让人想起当年的军营生活。本文选自《203师宣传队战友回忆录》、吴浩《战友之窗》)

                                             

                                                                             部队录取

    40多年前一个偶然的机遇,让我有幸当上了一名部队文艺兵。我至今仍清楚地记得当时被录取时的情景。那天晚上的考试有江江、杨宁莉、闫世伟和我,听毛干事说我们4个人中只能录取3个,并且还说,今晚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也就是说4个人中要PK掉一个人,我的心一下紧张了起来。

    开始,杨宁莉、闫世伟分别跳的是芭蕾舞,两人的舞姿非常优美、动作也很协调,跟专业水平差不多,不愧是在文联长大的,对文艺的确比较精通。然后是江江上场,她唱了一首山歌“同志哥,请喝一杯茶呀,请喝一杯茶,井冈山的茶叶甜又香哎,甜又香哎,当年领袖毛委员呀带领红军上井冈呀,茶树本事红军种,年年生来年年长,喝了红军故乡的茶,同志哥,革命传统你永不忘。”那甜美的歌声和她甜美的长相,加上她那甜美的表情很是打动人的!(至今想来仿佛还在我的耳边余音不断)

    终于轮到我表演了,还是唱沙家浜里老旦的唱腔选段(自学成才的)。跳的什么舞如今已经记不清了,反正没有办法和杨宁莉、闫世伟两人的舞姿相比。唱完、跳完,决定命运的时候来临了,气氛异常的紧张,等了一段漫长的时间后,当得知杨宁莉、江江和我都被录取时,我们一下子亲近了起来,高兴极了。

    我和江江手拉手欢快地从华侨饭店跑出来时,外面天色已很晚。马路上空空荡荡的,依稀有几个行人,我们俩全然不顾,一路又蹦又跳,又说又笑的。江江陪我进了省委大院,还把我一直送到了家,从那一刻起,我们已经注定是战友了,并且是终生最亲爱的战友了。

 

                                                                         初到军营

    记得刚刚到部队的第一天,自己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兴奋和好奇地打探着这个全新的世界。那些老兵们(鲁汉城、许凤琴、方丽萍、钟利华、高峰、陆阳等)都忙着帮我们缝领章、整理衣服、收拾床铺,好不热情啊,我们心里都暖暖的。一直忙到晚上该熄灯的时候了,我们这些合肥新兵们还沉浸在兴奋与忙乱中。

    这时,突然听到一个很严厉的声音“关灯”,“啪”的一声,电灯被关上了,顿时屋子里一片漆黑,没了声音。农校的夜晚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一摸床上的物品还乱七八糟地堆着,刚才还高兴着呢,这下全傻眼了。从军的第一个夜晚就是这样度过的。第二天才知道,昨晚喊“关灯”的人是我们女兵的班长王军青。哇,真是名如其人,好厉害呀。不知为什么,我总是有点怕她,也不太敢和她说话,她也话不多,但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让我觉得很有分量,有水平。王班长身材高挑、沉稳干练、气质非凡,我从心里很敬佩她,在我心目中的女兵,就应该是她这个样子的吧。

 

                                                                           班长谈话

    还记得初到部队时,经常从老兵那儿听得最多的就是什么“细小工作”,什么“老练”“不老练”这些词。起初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我慢慢观察到,高峰、江江等人经常和男战友一起推车拉水,供战友们早晨起来用水,这些工作都为大家默默做好了。每次在食堂吃完饭后,总看到有战友在扫地,看来他们都是发自内心地为大家奉献。于是我也想加入他们,为大家做点什么,想去扫地,却找不到扫帚(后来才知道,这些扫帚都是有“主”的)。

    每逢宣传队外出演出时,在招待所吃饭的碗都是队里战友们统一洗的。等我吃完饭后,再想去洗碗时,已经没有位置了,早就让武晓玲、芦玲、钟丽华、江江等人给占领了。在班务会和队务会上她们经常受到表扬,其中就有一条“积极地做细小工作”,我时这才明白“做细小工作”就是“做好事”,“细小工作”对一个人的成长进步是多么的重要啊。

    到部队第二个年头,一个初夏的夜晚,在农校的院内,我的老班长鲁汉城找我谈心,谈得很晚。她跟我谈人生、谈理想,让我多读书、读好书,说知识多多益善,并向我推荐了两本书:《海底两万里》和《鲁滨逊漂流记》,然后话锋一转进入主题。谈到了有关我的入团问题时,她说:“你来部队已有半年多的时间,为什么前两次的入团没有你?我们不是没有考虑到你,而是觉得你的条件还不够,问题存在哪里,你知道吗?”,我回答:“不知道”。鲁班长说:“就是因为你的表现还不够突出,比较平淡,细小工作方面也还不够积极主动,思想方面也还不够成熟老练。跟其他先进的同志相比,你就差那么一点点,你只要再努一把力,就会有很大的进步。”

    她和我谈得很多,那么语重心长,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到别人对我说这些话,觉得是那么有道理,那么亲切,那么真诚,深深地触动了我的心灵,当时真的好感动。从那一刻起,顿时觉得自己明白了许多的事情,一下子自己好像长大成熟了起来。我向班长保证:“我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一定努力学习,努力工作,尽快用自己的行动向组织靠拢!”那天晚上,我失眠了,鲁班长对我的教育深刻万分,至今难忘。

 

                                                                           亲历成长

    就在这次谈话后不久,有一天中午刚吃完饭,自己正想做点什么,被高峰同志喊住了,她从伙房里拿出一根扁担、两只铁桶,非常老练地往肩上一挑,拉着我说“我们去挑水”,我高兴地说“好啊。”没想到,她一下子把我带到食堂后面的墙边。那里地上放着一只巨大的铁锅,铁锅的上面有一根管子还不断的向锅里流着脏水,正好是食堂每天做饭做菜涮锅洗东西的脏水通过这根管子流到外面的锅里,铁锅边上到处还挂着污垢,水面上泛着油渍、泡沫。那时,正值盛夏,变质的水散发出刺鼻的怪味,甚是难闻。

    到地点后,高峰同志二话没说,递给我一个铝盆,让我把锅里的脏水舀到桶里来,我迟疑了一下,但立刻明白过来,这是在做好事,做细小工作,也是考验我的时刻到了。于是,我迅速地弯下腰,双手紧紧地抓着盆子的上端,小心翼翼地舀了半盆子污水,刚倒进桶里,哪想到立马被高峰同志严厉地批评了一通:“你这样怕脏怕臭是不行的,水是很脏,但我们的思想不能脏,我们一定要克服身上存在的娇骄二气……”(原话记不清了,大致意思就是这样的)。话音刚落,她从我手中拿过盆子,麻利地把衣袖往上一掳,两手抓着盆子的两端中间部位,“扑通”一声,将盆子与两只胳膊一起插入锅的底部,实实在在满满地舀了一盆粘稠的污水。顿时,一股恶臭翻上来,我差点没喘过气来,高峰同志面色和悦,很自然地和我说,“应该这样舀”。哇,我彻底被雷倒了!她这种不怕苦不怕脏以身作则,传、帮、带的精神真的让我非常感动。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于是,我学着老兵的样子,一盆一盆地舀起来,再倒进水桶里。那满满的两桶水可够沉的,压得我腰都直不起来。但我咬着牙,一步一步、踉踉跄跄、跌跌撞撞地、就这么挑着走了起来,两只铁桶一会儿高一会儿低地前后找不到平衡点,脏水溅了我一身,洒了一路,但我的心里却很甜美,它净化了我的心灵,也见证了我的成长之路!

    几十年后的今天,每当我想起此事,总忍不住想笑。那时的我们,是多么的单纯,多么的年轻。时至今日,回忆起那些日子、那些战友、过去的那点点滴滴,我常常由衷地感慨:年轻真好!

 

 
  评论这张
 
阅读(1378)| 评论(1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