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3军中玫瑰的博客

 
 
 

日志

 
 

战地重游话当年(高静章)  

2013-05-05 05:48:58|  分类: 前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军中玫瑰注:文章选自68军文艺老战士回忆录《青春战歌》,图为203师宣传队前辈高静章在朝鲜志愿军烈士陵园扫墓)

岁月的长河毫不留情地锈蚀人的记忆,使许多往事消失得无影无踪。然而在烽火硝烟战争的年代里,却抹不掉一个战壕里的战友间生死共患难的真惰,紧要关头留住的深刻的印象,就像照相机一样使瞬间定格成为永恒,永远留在记忆里。

2000年10月我有幸参加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50周年第二批老战士代表团,去朝鲜作友好访问。出发前在北京友谊宾馆召开了赴朝全体成员大会,多位老将军和80多岁高龄《谁是最可爱的人》的作者巍巍同志也出席了大会。每人发了一顶印有“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50周年纪念”的旅游帽,和一条印有“人民不会忘记共和国最可爱的人”的红领巾,并要求老战士佩戴上军功章和纪念章,当时会议气氛激昂振奋,使这些老兵回忆起50年前血与火的情景。

2000年10月23日至26日,故地重游,我们八十多名志愿军老兵重返朝鲜,要看看与志愿军并肩作战的人民军和朝鲜人民。战前朝鲜首都平壤49万人口,美国侵略军在这里投下了49万枚炸弹,平壤被炸成一片废墟,百姓无家可归。那时我曾在平壤牡丹峰一个半截纪念碑前留过影。50年过去了,我要看看现在的新平壤,最重要的是要圆一直积存心头50 年的梦一一到志愿军烈士陵园,为牺牲在异国他乡的战友们亲手献上鲜花,打扫坟墓,寄托哀思。

当汽车载着这些老兵过鸭绿江大桥时,高昂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歌声在车厢里回荡,不由得回忆起我们当年摸黑从宽甸河口浮桥悄悄过江的情景。1951年6月我17岁,是志愿军68军203师政治部文工队一名队员。部队夜间过江,领导上再三强调必须遵守”三不准”的纪律,即:不准打手电、不准吸烟、不准高声谈话,总之不能暴露目标,因敌机时刻在头上盘旋。今昔对比如此强烈,使你感到今日的和平幸福环境,正是半个世纪前中朝军民流血牺牲换来的。汽车欢快的奔驰着,窗外秋色正浓,田野上朝鲜儿童手持采摘的野花向我们招手。当汽车停下休息的时候,我们下车拿出从北京带来的糖果点心和小礼品送给小朋友,开始他们不要,后来大人来了我用朝语说: “吾里、基文棍 (我是志愿军),”他们才明白,接过糖果像见到久别亲人似的又蹦又跳,用半通不通的朝语交谈起来,对这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因为我在朝鲜整整战斗生活了4年,与朝鲜人民朝夕相处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在重返朝鲜的日子里,我们虽然住在平壤的高级宾馆里,我却日夜沉浸在对昔日夏天在山坡上用两块雨布搭起的帐篷避雨遮阳,冬日住雪堵的防空洞挡风避寒的岁月追忆。一个师文工队虽然不到30人竟有3人献出了宝贵生命,多人负伤。我们班长魏昆山,年长我4岁,是河北省深州市人, 1946年参军,小伙子浓眉大眼白净脸,精明能干爱说爱笑,干净利落性格开朗,我们文工队演出的节目,一半以上是他写的曲子,能编能导,自己还能演,在音乐创作上是个天才,他写的歌曲“红色的太阳”1950年刊登在《战友》文艺刊物 (华北军区政治部编辑出版)的封底上,更是个出色的指挥。1951年8月,在609团2营一次进攻爆破演习中,他为鼓舞战士情绪、体验生活、收集材料准备创作,到了离爆破点很近的地方,不幸被一块炸起来的石片击中头部,摔倒在地,昏迷不醒,当时手里还紧握那支金星钢笔和笔记本。我们把他背到朝鲜老乡家的房檐下抢救,营里医助给注射了强心剂,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光荣牺牲,年仅21岁。朝夕相处一起生活战斗的班长突然离开了我们,真是让人撕心裂肺,悲痛欲绝,感情无法控制,止不住的热泪夺眶而出。上级从连队派来两名党员战士用担架,把他抬到一个小山坡松树底下,战士在这里站岗守护,文工队长陈国华含着热泪对大家说: “魏昆山同志的牺牲是我们文工队的一大损失,他牺牲在宣传战线的最前沿,也是我们的光荣,我们要继承他的遗忘,化悲痛为力量,作好当前工作。”当时我们继续收集连队进攻演习中的好人好事进行创作,排练节目。傍晚大家心里抑制着悲痛给部队进行慰问演出。

经请示领导,让就地安葬,夜晚有队长陈国华,苏干卿、吕连澄和我提着一桶温水来到小山坡的松树下,把魏昆山同志的遗体擦洗的干干净净,换上一套新军装,战士在树下挖了一米多深的坑,坑底铺上了松枝和雨布,身上盖着被子,采来一些野花,用松校做成花圈放在坟墓上,找来一粗树干劈成断面作为墓碑,上写“文艺战士魏昆山之墓”。我们摘下军帽深深地三鞠躬,洒泪不止,这每滴泪水都是为年轻战友的逝去而痛惜,更为他崇高的心灵和壮美勇敢的情怀而感到骄傲。就这样告别的魏昆山,心潮久久不能平静。事情虽然已过了50年,记忆中好像就在昨天。

我们这次访朝,因为是带着志愿军老战士的深厚情谊,所到之处都受到了朝鲜党政军领导和群众的热情接待。我们在平壤先后参观了抗美援朝纪念馆,朝中友谊塔,主题思想塔和凯旋山,又前往开城,三八线,板门店,军事分界线,停战协议签字大厅,大城山志愿军烈士陵园,金日成故居,还到万寿山瞻仰金日成遗容。我们还观看了朝鲜人民艺术团的精彩演出。在朝鲜短短的4天活动中,给我们以国宾级的待遇,体现了中朝人民用生命鲜血凝成的真挚友谊是禁得起历史考验的。

最令我激动的是到达朝鲜后的第二天的下午,我们来到开城北松岳山志愿军烈士陵园,这里掩埋着一万余名志愿军无名英雄,在这座山湾里山花遍野,芳草萎萎,陵墓四周苍松挺拔。我们首先看到一座巨坟掩埋了近2000位英烈的骸骨,还有埋葬烈士人数不等的坟墓散落在山坡各处,每座坟前都有墓碑,上面刻着四个大字“烈士之墓”,没有姓名。可以说志愿军战士的鲜血曾洒遍这里的每一寸土地,老战士们在纪念碑前举行了纪念仪式,献上鲜花,敬上花篮,供上从祖国带来的糕点水果食品,有的点燃香烟放在墓前,还有的将酒瓶高举过头环墓洒酒祭奠,更有的洒泪长跪,三十多分钟不起来,痛苦呼唤:“老战友啊,我们来看你来了,你昕到没有?”心中积郁己久的话语向长眠的老战友诉说……,竭尽虔诚,悲痛难已。

以鲜血和生命换取胜利,是军人的“分内”之事,没有人相信死后还有什么鬼魂存在。立正举手注目,是例行的军人礼节,当兵的怎行跪拜礼? 但在此时此地,人们觉得难以表达对死者深情的缅怀和不尽的哀思,就一反常态用了民族古老的仪式一一长跪,供祭。这是为了表示对英烈献身精神的崇敬?是想缓解对众多年轻殉国者的痛惜?还是祈望超越生死界限和永诀的战友倾诉心底的情怀?有谁能说得清……我当即拍下这催人泪下,感人至深的场面。并赋诗一首以表对老战友的思绪:

祭英烈

访朝登上松岳山,先烈灵前敬花篮。

抚碑含泪拜大礼,战友安息五十年。

当年并肩卫和平,英勇歼敌身先献。

丰功伟绩名来留,忠骨史册记在夭。

灵前洒洒泪滔滔,探望之情心愿还。

英灵遗愿兴华夏,当今崛起立世间。

  评论这张
 
阅读(1859)| 评论(1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