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3军中玫瑰的博客

 
 
 

日志

 
 

难忘的艰苦岁月,光辉的战斗历程(曹颖)  

2014-08-04 18:51:55|  分类: 前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的艰苦岁月,光辉的战斗历程(曹颖) - 203军中玫瑰 - 203军中玫瑰的博客
                                                         (前排右三为曹颖)

    我叫曹颖,年龄已八十挂一,是解放战争时期,203师宣传队的一名老战士、老队员。

   欣闻同志们要将203师宣传队的发展历史、光辉业绩,编辑整理成册,我为此而深感高兴。自打接到离休后,现在天津定居的郭皋泉老战友的约稿通知,心情激动,辗转难眠,当年的一幕幕情景,好似就在眼前。我愿把自己所经历的、所了解的,203师宣传队的光辉历史,作点滴回忆和记录,为补充完善资料的编辑整理,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我们203师于1947年8月1日,在任丘张家组建,称为独8旅。宣传队也于此时随之成立。队长赵宗智由冀中军区火线剧社分配而来,政治指导员宫洁民原为师宣传科干事。火线剧社同时分来的有我,还有王彤彦(女)、郭生林、李德顺、王辅国、魏山、芮进民、张维佳(维佳儿,因是中俄混血儿),大家称他为“小苏联儿”,等十来个人,部队给宣传队的定编名额实为25人。我们所担负的任务是服务战争,歌颂英雄。另外,还要利用一切机会,做好宣传群众、瓦解敌军的工作。尤其是到了新解放地区,就大张旗鼓的深入群众,广泛宣传,当时宣传的主题就是“打倒蒋介石,穷人大翻身”。

    独8旅经过一个多月的军事训练与诉苦教育后,就开赴到石家庄东部近郊县,打击抢粮敌人,保护群众秋收。通过几次小的战役,攻下了几处据点。驻石家庄的国民党第三军奉调增援保定,途中被我野战军消灭逃出包围圈,回窜的敌军军长、师长被我旅俘获(609团俘获敌中将军长罗历荣)。我们宣传队就根据这一胜利战例,很快就编写了一出活报剧。在演出中,部队士气高涨,很快就攻克了石家庄。

    石家庄以南有一座县城元氏,有四五千日伪军改编的土顽,拒不投降。军区命独7旅(后改变为202师)、独8旅全力攻歼。那些纠合在一起的顽军,多是土匪、伪军、地主组成,十分反动。两个旅加两个独立团围攻不下,宣传队就以政治攻势,天天去喊话。每到晚上,双方就进行“舌战”,在距敌人七八十米处的我军前沿阵地,赵队长还带着我们去唱歌。十几分钟后,敌人的炮弹就打了过来,我们迅速撤退。战斗打响后,我们又冒着战火,把手榴弹直接送到前沿战士们的手中。终于敌人被消灭,元氏被攻克。但是,宣传队的郭生林战友不幸牺牲(与王彤彦同为定州人),张汉民战友负伤。他是由作小学校长时入伍的,时为乐队队长,肃宁人,我曾经去看望过他。那时,他在肃宁任书店的经理。

     1947年底,独7旅、独8旅等,于定县改编为野战军第6纵队16旅、17旅。1948年初,6纵奉命进军晋北察哈尔南,从河北曲阳县到大同附近,长途行军近千里,几乎步步山路,步步崎岖。那时真正体会到了,野战军的特点就在一个“走”字上。部队行军上山,我们就提前爬到山顶,敲锣打鼓说快板儿,为战士们鼓劲加油。战士们开玩笑的说,“你们这一套早就听熟了,可傢伙儿一响,浑身就不累了,上山就有劲儿了”。

    打起仗来宣传队就会分头到一线,既要宣传鼓动,又要组织民工,抬担架救伤员。1948年打定兴(保定北约六七十公里),我就曾持枪押着两个俘虏,为咱们抬过伤员。另外,还要参与掩埋烈士的“处烈”工作。芮进民战友干的最多,他任劳任怨,总是抢在前面。1949年4月,咱们师打太原,我就参加了这次的“处烈”工作。按照要求,各团牺牲的烈士遗体都要集中在一起,抬到“处烈”组。先把血衣剪掉,仔细擦洗干净,换上新棉衣,棉袄是带大襟的,帽子是无沿的,就算是寿衣了,然后装殓入棺。一般在他们的血衣内,都有一张纸条写着姓名、职务和单位,老芮同志就在事先准备好的木牌上书写插在坟头,以便日后辨认和迁移。人们的心情都十分悲痛,我们也一丝不苟的做好烈士们的最后安葬工作。打太原部队一共牺牲了230多人,这也是我师在解放战争时期,牺牲人员最多的一次。

     1948年春,晋察冀野战军远征察(哈尔)南地区。那时候的察哈尔省包括今张家口市南部几个县,加上山西省雁北地区即大同市周边县区。抗日战争后期,大部地区曾获解放。1946年10月,国民党傅作义部攻占张家口以后,又沦为了国民党的统治区,我军此次进击察南地区自然有收复失地的目的。所以,部队领导要求大造声势,大力宣传,大字标语满街,这项任务也是芮进民战友主要担当的。他随身总是带着小筒子,走到哪里就写到哪里,让群众感到黑夜即将过去,太阳就要出来,世界就要大变了。宣传队还要采取各种形式,如敲起锣鼓、演奏乐器,走到街头,深入群众,广泛宣传。表明八路军打回来了,人民一定会再次获得解放。

    我旅奉命攻取大同以东的周土庄、聚乐堡两个据点后,又西进至绥远省的凉城和林格尔县。宣传队在攻取凉城的作战中,还获得了以外的战绩。本来咱旅的任务是阻击归绥(今呼和浩特)可能来的援敌,但凉城的敌人在突围时,意外误入到了宣传队住的窑洞门口,赵队长一出门恰遇敌兵过来,敌兵猝不及防尚未来得及出枪,被赵队长一把夺了过来,大喊一声,“缴枪不杀”!俘获了敌兵。然后又用这支步枪,俘获了七八个敌兵和几匹军马。遗憾的是,我当时随阻援连队行动,没赶上这漂亮的一仗。

    1948年秋,华北(晋察冀、晋冀鲁豫合并后的地域名称)野战军1纵(后为66军)、2纵(后为67军)和我纵队组成杨成武兵团,奉命远征绥远,再次攻击傅作义的老巢,以拖住傅所指挥的部队,使之不能东出支援东北的蒋军。鉴于春季征战察南的女同志远征不方便和不适应作战情况,遇特殊情况需要有人照顾,还要找老乡借毛驴,这时队里的三位女同志就都调走了。赵宗智队长调文工团,宫洁民提为队长,肖瑞琪任副队长。又从警卫连调来两位文化水平较高的战士,全队一共有17、8名队员(应该说明,部队出发后,有两名老队员开了小差),由于战事较紧,这时的宣传队基本上不再有演出任务了。再征绥远,我被抽调到了“就地取给”工作组。因为在春季出击察绥后,部队出现了粮食短缺,个别连队有违纪私挖群众埋藏的粮食的现象。所以,这次领导就让我们每人,分散携带一至二枚银元(不准个人动用),需要时再集中收回来,供购买粮食所用。工作组每到一地,就找村里的负责人,请他们协助购买粮食。规定了少地的贫民免购,应购户则按当年的收成合理分摊,政策合理,群众满意。

    1948年10月底,我军解放包头萨仁齐,缴获了敌人大批的成品粮,给养已不存在问题,也无需再到农村购买粮食,我就又回到了宣传队,主要任务是向群众做宣传。为方便与群众交流,我还学会了当地的方言,说起话来也很像当地人那么回事儿了,群众真的以为我家离他们“不远远儿”呢。

    咱们17旅就驻扎在距归绥(今呼和浩特)20来里路的西南郊区,预定部队11月中旬开始攻城。恰在此时,辽沈战役结束。这样的话,打归绥可能迫使傅作义部来援,不利于在平、津、张就地消灭。于是,中央军委命我兵团撤围东进,包围张家口。咱们旅609团仅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以一亡三伤的代价全歼九百多守敌,攻克占领万全。随后,在冰天雪地的塞外严寒中围困张归之敌。我奉命去万全城东的黄土梁,参加608团政工组的宣传鼓动工作。我住的“房子”是一段小土沟,一扇大门搭顶,下面铺上些玉米秸,这样的条件和一线的战士相比,已经是很不错的福地了。在长城下坚守的战士们,只能背靠城墙,东西两头,摆上几块石头,真的成了地当床、天当被、倚着城墙睡。副排长钟鼎军(大功功臣)见了我,还风趣的逗乐,让我“屋里坐,屋里坐”呢。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让战士们不怕苦和累,始终保持着旺盛的士气与斗志。

    我当时的主要工作任务,是编写传单上用的快板词,“坚守黄土梁,阵地坚如钢,敌人敢来碰,脑袋准流汤儿”。每天晚上除了上前沿阵地对敌喊话,师政治部联络科(即敌工科)赵文彬科长,还命我和维佳儿(小苏联儿),利用夜间随侦察员到敌我阵地中间的村落撒放传单。由于当时的物质供给条件非常艰苦,战士们上来了烟瘾,就随手卷些树叶子当烟吸。团供给处的同志,想尽办法买回纸烟分给战士们。正好香烟盒的包装纸,就成了我们编快板词写传单用的纸张了。

    解放战争时期,203师宣传队的物质条件十分艰苦,全部乐器只有两把二胡、一把板胡、一个三弦儿和一套锣鼓。又要打仗,又要宣传,还要演出,任务繁重,哪里需要哪里就去。但是,为了革命战争的胜利,为了新中国的建立,为了人民的翻身解放,我们的革命热情极高,甘愿抛头颅、洒热血而在所不惜!在解放战争时期,我先后荣立了七1个小功(晋察冀部队立功条例分为小功、功、大功、特功)。203师培养了我,革命战争锤炼了我。与牺牲了的战友相比,我所做的贡献微乎其微,但是,党组织和部队首长,却给了我很多的荣誉,至今想来心中深感不安。

    64年前的历史回忆,让我心潮澎湃,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怀念老部队,怀念战友们。今年我已八十多岁了,为了我们的纪念册,我是一定要写一点儿过去的事情,自然也是一定写不好的。如果有疏漏偏误之处,敬请指正。我期盼着《203师宣传队纪念册》早日编辑出版,我愿把久远的一段段历史,一个个我所不知道的故事,连同纪念册一起,永远珍藏在自己的心里。

                                                                                                                             老战士曹颖

                                                                                                                         2011年11月24日夜

  评论这张
 
阅读(1651)| 评论(1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